首页
首页 - 我的交友 - 缘份搜索 - 心情日记 - 影集 - 论坛
邮件  使用帮助
laohu5999
注册时间: 2004-12-05
最后登录: 2017-01-11
被设为好友数: 35
给他发邮件
与他即时聊天
送礼物给他
加他为好友
加为黑名单
基本信息 深入了解 他的影集 他的日记 他发表的主题/回复
连载:满洲帝国的子民——楔子
时间:2017-01-10 Tuesday   心情:心情舒畅   天气:晴   浏览 264 次   得分: 0 分
作者: laohu5999 [举报此日记] [我要签写日记]

楔子

大同二年(民国二十二年/西历1933年11月中旬,离小雪还有三天温林城内便被刚刚下的一场大雪,蛮横的覆盖雪白一片。四周城墙把小城围个严严实实,北风又将落在地上的雪花卷起,和空中还稀疏零落和雪花,纠合汇集弥漫着,在城内街巷的半空游荡飘扬着

刚过五点,便已经黑透满地皑皑的积雪被月光映照着,小街道路显得格外的清晰。

一辆三轴六轮的五十铃94式军用卡车,从北门驶入温林城的南北大街,在距离十字街200M处停下。金植打开左边车门跳下车来,站在了路边。坐在驾驶室中间的日本汽车兵,从驾驶楼左门的踏板爬上车厢,将金植放在车厢上的大牛皮旅行箱,递给已经从驾驶位跑过来的驾驶员。

金植用日语谢绝了送他到家,从驾驶员手里接过了皮箱,放在了地上。向两名驾驶员举手回礼后,边用驼色围巾连同大衣领和大半张脸缠上,边目送越过十字街驶向南门出城的卡车。

明月照积雪,北风劲且哀”。金植环视着银装素裹的小城,默诵着东晋谢灵运的《岁暮》。殷忧不能寐,苦此夜难颓”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,毕竟不是衣锦还乡,仍有些凄凉的感觉。

转身走进东北区的小街小街里的积雪没过脚踝,一个脚印都没有。金植的马靴地上“咯吱咯吱”作响。不紧不慢的穿过三条南北小街,走到一里多地,才走到了袁家大院。

黑色大衣立起的黑绒毛领裹着皮帽,驼色的围巾和睫毛挂上了哈气凝聚的白霜。

看门的伙计关绍禄打开小门不认识金植,但见到是警察,赶紧低声下气的把他让进堂屋。

 

袁卓福的大儿子袁鹤运昨天卖给了“抗日义勇军”五匹马,被温林警务科查获,抓起来给扔进了大牢。袁卓福没头苍蝇似的跑了两天,连经办的股长都没找到,热锅蚂蚁似的坐卧不安,又扯着耳朵擤鼻涕——有劲使不上,今天中午回到家便,便在堂屋满地转圈的束手无策。

晚饭被闺女大翠劝着上拉上了饭桌,一口饭没吃,就在那喝闷酒,连菜都没心思夹。

半斤陈年烈酒下肚,就又把几个月前金植盗马的事情想起来了。如果金植在马场给他喂马,就不至于让老大去看马圈,这秧子货更不至于为了离开马圈回家享清福,急于把马全部脱手。

心烦意乱的撂下筷子,在饭桌上当着全家,喷着吐沫星子又诅咒起金植白眼狼呀……。

大翠没好动静的劝着袁卓福:“还是赶紧想法救怎么救老大吧!现在就是把那个王八犊子的八辈祖宗,都给撅出来大肠头子,又顶啥用?!这死冷寒天的,老大在里面不知咋遭罪呢……。”

袁卓福瞪着被酒精烧得通红的眼睛,看着又在哭天抹泪的大儿媳五嘎,对着大翠刚要张口,伙计关绍禄慌慌张张的就闯了进来结结巴巴的说道“掌柜的,不好了,又来警察了……。”

 

袁卓福听说又是警察登门,吓得立马浑身筛,好半天才在大翠的搀扶下,强撑着颤颤巍巍的来到堂屋,刚跨出走廊门,就向背冲着东屋走廊门抽烟的金植作揖:“不知道长官……。”    

金植已经脱掉大衣,一身黑色警服,宽皮腰皮斜跨着匣子枪,左手握着挂在腰带上军刀的刀裤转过身来“哈哈”大笑,右脚往左脚上一磕,向袁卓福微微一鞠躬,又抬起脸给袁卓福敬了个礼,笑呵呵的问道:“大哥,这几个月你一直在骂我是吧?!兄弟耳朵现在都是热的。

皮靴脚跟上钉的铁掌“咔”的一声脆响,袁卓福金植吓了一跳,随即认出了他,惊异万分悲喜交加:“兄弟……!”哽噎着抓住了金植的双臂,眼泪就流了下来你跑哪去了?!

尾随在袁卓福身后的五嘎不由分说的抢身上前,住了金植胳膊,带着哭腔央求起来“求求你二叔呀,你可回来了……。”抹了把眼泪:“救救老大吧明天就死在里面了。

 




如果看不到评论,请点击 [相关评论]
简体 | 繁体 | Wap | 免责条款 | 隐私权政策 | 安全交友指南 | 投诉 | 友情链接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设成首页 | 向好友推荐本站
目前在线:825人 | 中国交友网管理员: [jiaoyou] [admin]
Copyright©2004-2016; 中国交友网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  京ICP证 070009号 海淀公安局备案号:11010802020319